夜猫子
互联网搬运工

《口袋妖怪Go》幕后功臣Niantic:爆款游戏是怎么做出来的

《口袋妖怪Go》幕后功臣Niantic:爆款游戏是怎么做出来的图片

  编者按:上个星期六晚上,本文记者Matt Weinberger与女朋友从一个慈善鸡尾酒会中途离场,原因竟然是Pokémon Go在手机提醒他们附近可能有一只皮卡丘……当然,被Pokémon Go迷得神魂颠倒的用户大有人在,包括正在苦苦等待的中国玩家们(东北三省及新疆的同胞们请忽略)。

  无论你在哪里“活捉”一只皮卡丘,这都已经再不是大家聚在一起玩电子游戏的常规方式。再强调一遍,“Pokemon Go”绝不是一款普通的游戏。

  就像我宁愿放弃酒会也要捉到皮卡丘一样,人们在长时间散步、认识新朋友或者尝试新一轮冒险的同时,还有一个坚持成为“Pokemon驯兽师”的梦想

  当然,这也正是此款游戏的开发团队Niantic主要负责人John Hanke如此热爱Pokémon Go的原因。

  这款游戏本身的就是为了增强玩家的现实体验感,而游戏的奖赏就是为用户开启新一轮体验提供必要的机会,而不是像其他很多游戏的结局:在最后的大场面中大Boss被打死了,然后一切就结束了。”

  Hanke表示,Niantic团队在创建Pokémon Go的时候设立了三个大目标:

  1. 轻装上阵。“许多健身类应用软件总是给出大量‘指导性建议’,但这些内容总是让你觉得自己像一个‘失败的奥林匹克运动员’,而你下载它们的目的只是想变得更健康而已。”Hanke认为,“而Pokemon Go显然是一个主旨明显、轻松活泼的趣味性工具。它让你在精灵作为奖赏的前提下随意挪动,而不是给你施加一些‘不得不去做’的压力。”

  2. “用崭新的视角看世界”:“对周围的环境习以为常?这个游戏可以在看似‘停滞’的生活中推你一把。Pokémon Go可以把熟悉的路标建筑与历史遗迹变成你的道场与健身房。在这里,你将以驯兽师的身份释放力量并发起‘战斗’。这难道不是一件很酷的事情?从鼓励探索的角度,Pokémon Go可以让玩家的生活更美好。”

  3. 打破沉默,广交道友:在全球范围内,玩家们因为这款游戏联系在一起,甚至会组织聚会相互切磋或交换已收服的宠物(有国内道友已表明,可以与国外网友交换账号来替捉精灵……)。当然,等到达更高的等级,玩家们需要与其他道友组团攻占更多的道场。这也是设计的初衷之一:Pokémon Go可以打破人与人之间的隔阂感,让人们有理由聚集在一起。

  目前Pokémon Go还没有其他可以达到如此境界的竞争对手(山寨版不算……)。这对任天堂与他的股价来说显然是一个天大的好时机,后者的狂飙(股价一周以来大涨50%)也表明Pokémon Go可以在智能手机驱动的世界里“茁壮成长”。

  尽管Pokémon Go看起来有点像一夜爆红,但我们都知道,开发者们在过去几年中究竟花费了多少精力与心血,外加一点点幸运才换来了现在的成绩。

  好点子的由来:AR游戏Ingress功不可没

  在推出之前,Niantic最出名的作品是“Ingress”(这也是一款AR游戏),游戏玩家可以透过手机与手机中的定位系统作为媒介,手持AndroidiOS设备到各个地区进行攻占,其也被可视为简单的打卡游戏。在Ingress的巅峰时期,其全球的玩家总数可到达上百万。

  而Pokémon Go更像是Ingress在精神上的延续。Niantic团队在研究“如何保证玩家在体验Pokémon Go时的安全性”这个问题时运用了“Ingress”的大量数据与制作经验,并最终把Pokémon Go顺利投入了市场。

  “之所以要借鉴Ingress,原因在于制作它的初衷是为了寻找一种“概念验证”型方法。通过这种方法,Google与Niantic就能够帮助外部合作伙伴与用户创建属于自己的游戏。”

  “我们的意图是建立一个可以容纳不同体验的平台。”Hanke强调。而Pokémon Go的概念显然与此完美契合。

  必须强调的是,Pokémon公司是一家合资企业,与游戏开发商Game Freak、玩具制造商Creatures以及任天堂持有相同的股权。

  要了解Pokémon的诞生,我们需要回到2014年的愚人节,那一天Google与Pokémon公司联合宣布,将推出一款玩家可以通过Google地图app寻找小精灵的短期游戏。Hanke强调:“人们简直爱死了它!并认为:‘Google地图与小精灵的搭配就像巧克力与花生酱混合起来那样美味’”。Pokémon Go的创意及雏形也由此而生。

  受这个愚人节“礼物”的启发,Niantic团队设法与任天堂和Pokémon公司进行合作,并将游戏命名为“Pokémon Go”。由于Pokémon公司的CEO Tsunekazu Ishihara早已是Ingress的高等级玩家,因此三方的沟通也变得十分轻松。

  在后期协商阶段,任天堂CEO Satoru Iwata对该项目给予了最高批复,并公开承认:公司对智能手机游戏市场涉足太晚,愿意将赌注压在Niantic身上来帮助公司扭转颓势。

  与Google的决裂与新的开始

  Hanke表示,Google内部在2015年初便计划将非核心业务转入母公司Alphabet,与此同时,其单独成立Niantic实验室的计划也浮出水面。

  “他们这样做的原因大概是我们一直有违于谷歌保持中立的想法。”他说道。

  “Google的目标是将Google地图与Google商店(Google Play Store)等产品打造为‘水平化、低层次平台’。这就意味着Google将不能给予Niantic任何特殊待遇,否则其他开发者会因不公平而感到失望并放弃使用Google平台”。

  此外,部门的拆分也为Niantic带来了与惧怕Google强大实力的其他客户及合伙人进行合作的机会。“Google虽然很强,但却不一定符合每一位客户的价值观与需求”Hanke表示。

  与此同时,有人认为任天堂与Pokémon公司持有Niantic的股份将有利于三方的合作。此外,对最终产品享有一定比例的所有权也会让他们真心实意去促成合作并乐于分享自己的资源。

  Hanke认为,一切看起来都合情合理。到2015年底Niantic正式脱离Google以后,任天堂与Pokémon公司共同注资2000万美元作为游戏项目启动资金。

  与Pokémon公司至关重要且又异常顺畅的合作

  对于合作过程,Hanke只对项目的主要合作方——Pokémon公司表达了好感。

  在合作的过程中发生了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Pokémon公司十分喜欢‘Ingress’,而Niantic团队又非常热爱Pokémon系列,所以他们都想将对方游戏的元素融入到项目中。

  “我们想向Pokémon游戏看齐,而对方却想学习‘Ingress’。”这让Kanke哭笑不得。

  在互相欣赏的基础上,两家公司共享了三维模型和Pokémon的音效等关键素材,这不仅节省了大量时间,同时也确保了“Pokémon Go”尽可能忠实于经典的原版Pokémon系列游戏。

  值得注意的是,“Pokémon Go”的音乐与原版非常相似 — — 为原版游戏的“Pokémon Red and Blue”部分配乐的作曲家Junichi Masuda(增田顺一)又为Pokémon Go谱写了全新的配乐。而现在,作为包括即将发布的“Pokémon Sun and Moon”在内的Pokémon Go系列游戏总监,Masuda还帮助Niantic开发了游戏中“向精灵精准投掷收服球来 ‘捕获’它”的玩法。

  这个游戏的目标是呈现出传统Pokémon游戏中包括“捕捉”和“战斗”在内的经典元素,同时也让没有时间或不愿意学习原游戏中高难度系统的玩家更容易上手。

  实际上, 最初版的“Pokémon Go”并不包括“允许精灵们进化至新形态来使其更强大”等关键元素,因为 Niantic团队认为这对于新玩家来说可能太过于复杂了。但他们最终还是作出了妥协。用不了多久,“道友之间用精灵进行交易”等经典功能就会上线。

  “我们非常尊重原版游戏的精神传承,同时我也对这款游戏感到非常满意”。

  因此,如果你也被意料之中地卷入了“Pokémon Go效应”中,你要明白,这是一项值得三思的选择(这会让你上瘾!) — — 而形成这股效应的漫漫长路却需要你追溯到若干年前(又回到了文章的开始)。

赞(0)
本站所分享的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公开渠道收集整理,仅供学习和交流测试。
您必须在下载后的24个小时之内,从您的电脑中彻底删除上述内容。
如涉及侵权请邮件与我们联系处理。
转载请注明来自:筑梦网络传媒 - 威威丶ww'blog » 《口袋妖怪Go》幕后功臣Niantic:爆款游戏是怎么做出来的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